□新華社記者林小春
  美國司法部19日宣佈以所謂網絡竊密為由起訴5名中國軍官,這不由令人想到至今餘波未平的“斯諾登事件”。2013年上半年,美國企業、媒體和政府曾捕風捉影地密集指責中國對其進行網絡攻擊和竊密,但“斯諾登事件”一齣,一切戛然而止。
  時隔一年後,美國這個當今世界最大的網絡竊密者又來“賊喊捉賊”。不妨回顧一下,美國是如何對全世界進行竊聽、竊密的。
  2013年6月,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根據從美國前防務承包商雇員斯諾登處獲得的機密文件,披露美國以“棱鏡”為代號的全球網絡監控項目,將美國情報機構的隱秘行為曝光於天下。一年來,美國利用技術優勢所實施的各種監控項目和手段陸續曝光:代號從“棱鏡”、“旅伴”到“肌肉發達”,內容從電子郵件、電話記錄、通訊錄、社交網絡信息到手機定位信息,對象從外國領導人、外國民眾到美國民眾。可以說,沒什麼不在美國監聽之列。
  就以外國領導人來說,德國《明鏡》周刊今年3月報道,美情報機構2009年開始針對全球122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實施監控,監聽名單按每人名字的首字母順序排列,其中僅關於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監聽報告就達300多份。本月初,美總統奧巴馬和到訪的默克爾在白宮舉行的記者會上承認,雙方在美國監聽問題上的分歧依然存在,這一問題已經損害了雙方的個人和外交關係。
  外國民眾也在美國監控之列。法國《世界報》曾援引斯諾登披露的文件說,從2012年12月10日至2013年1月8日,美國家安全局對法國公民的7030萬次電話通話進行了錄音。法國總統奧朗德要求美國進行解釋,但美國家安全委員會一名發言人當時辯稱:“我們已明確表示過,美國所搜集的情報的類型與其他國家的並無二致。”
  美情報機構不僅監控外國人,也對本國議員搞竊聽、竊密。今年3月,美國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主席黛安娜·範斯坦公開譴責說,中央情報局曾秘密入侵該委員會調查人員電腦,其行為可能已違反美國憲法,她為此致信中情局要求對方認錯和道歉,但至今毫無回應。有趣的是,中情局此前還“反咬”該委員會調查人員非法侵入中情局電腦獲取文件。
  美國民眾自身當然也不能幸免。2013年8月,美國家安全局解密的3份文件顯示,該局曾於2008年至2011年間每年搜集5.6萬封與恐怖主義毫無關係的美國公民私人電子郵件等通信記錄。不過白宮的辯解是,此類項目監控目標嚴格“對外”,而國內情報只是“偶然”被截取。
  今年2月美國媒體又報道,美國家安全局2006年從一批通信公司秘密獲取幾乎所有美國人的電話記錄,只不過因為跟不上美國人用手機代替固定電話的新形勢,至今只搜集了約三成的美國公民電話記錄。今年3月,奧巴馬公佈了對內電話監控項目的改革計劃,尋求由通信運營商來存儲電話監控項目的大量數據,但美國政府有權獲取此類數據。
  當您打開手機游戲《憤怒的小鳥》,準備用小鳥砸豬頭時,您也可能成為美國情報機構的竊密目標。根據斯諾登提供的機密文件,美國家安全局與英國政府通信總部早在2007年就開始聯手從數十款手機軟件和游戲中收集用戶信息。兩家機構還交換了具體的收集方法,如目標使用谷歌地圖時如何獲取其地點信息,用戶在社交網站上發帖時如何獲取其通訊錄、好友名單、通話記錄等。儘管目前不清楚這種數據收集的規模有多大,但文件顯示,兩家情報機構把iPhone和安卓手機視為收集情報的“豐富資源”。
  美國的一個托辭是,美國“不為經濟利益竊密”。但是,斯諾登在接受德國媒體專訪時反駁了這一說法:“例如,如果西門子公司的情報與美國國家安全無關,但對美國國家利益有利——那麼國家安全局也會去搞這些情報。”
  長期以來,美國對中國政府部門、機構、企業、大學、電信主幹網絡進行大規模監控、攻擊以及入侵活動,美國的監聽行動涉及中國領導人、普通網民、廣大手機用戶等。
  今年3月曝光的一份文件顯示,2009年初,美國家安全局就啟動了一項針對中國華為公司的大規模網絡入侵行動,一個特別小組滲透華為的計算機網絡,並複製了超過1400個客戶的資料和工程師使用的內部培訓文件。華為在美國的一位高管對此評論說:“諷刺的是,他們對我們所做的,恰恰是他們一直指控中國方面通過我們所做的。”
  率先曝光“斯諾登事件”的《衛報》記者格倫·格林沃爾德近日出版新書《無處隱藏:愛德華·斯諾登、國安局以及美國監視狀況》,題目取自1975年時任美國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主席弗蘭克·丘奇的言論,丘奇當時說,美國的監控能力可隨時“掉頭指向美國人民,沒有哪個美國人還會有隱私可言,一切都將受到監控:電話、電報等等。人們將無處隱藏”。
  “無處隱藏”正是對美國竊聽全世界的最好寫照。
  新華社發
  (原標題:美國竊聽全世界又來“賊喊捉賊”)
創作者介紹

2月10日

of52ofim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